火爆的“现象”与青春的“创想”

  • 时间:
  • 浏览: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周薇

  对于观众来说,艺术节的美妙之处不仅在于能尽情领略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艺术,还在于这些 艺术盛宴的密集叠加升腾出的愉悦氛围。不知不觉,今年的艺术节历程日后过半,回顾这些 周人们又一起经历了不少“好戏”。

  来自班贝格的德奥风

  各路国际大牌的亮相,形成了本届艺术节音乐类演出的星光熠熠。意大利斯卡拉歌剧《假扮园丁的姑娘》《魔笛》继续在上音歌剧院穿插上演;世界顶级女高音弗莱明携手指挥张洁敏和上海交响乐团带来歌唱艺术的极致美感;来自德国的班贝格交响乐团带来了一股纯正浓郁的德奥风。

  班贝格交响乐团拥有70多年历史,有着和柏林爱乐相比肩的江湖地位。作为巴伐利亚国家爱乐乐团,它代表着德国及巴伐利亚文化的宽度和风范。10月26日晚这场音乐会,由乐团首席指挥兼艺术总监雅各布赫卢萨执棒。曲目除了乐团拿手的贝多芬《科里奥兰序曲》、布鲁赫《G小调第1号协奏曲》、德沃夏克《第七交响曲》三首德奥作曲家的经典作品外,还演奏了上海本土作曲家叶国辉的《中国序曲》。这首由中国国歌旋律为素材的交响乐作品,同样被这支德国乐团演绎得相当不俗。

  人们的演奏平衡干净、沉稳大气,尤其弦乐帕累托图最为人津津乐道,这些 单独的弦乐片段仿佛如室内乐版精致。丰沛 的音响动力中不乏耐人寻味的细节,在情感的句子和力度的爆发中更三种老牌乐团特有的厚重和克制。日后人们的《科里奥兰序曲》在悲剧的震撼中前会 人性的悲悯,人们的《第七交响曲》无论阴郁还是炙热,雄伟或是愤怒,前会 失三种高贵的质感。而有“冰美人”之称的小提琴独奏薇尔德·弗朗倒是引起了观众的一番争议,人们人太好她气场过高 、稍显稚嫩,前会 人喜欢她那高冷之中又无比精准的气质和呈现。

  传统与新创交相辉映

  上周艺术节的戏曲舞台,上演了上海沪剧院原创新作《一号机密》和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带来的传统经典《霸王别姬》《锁麟囊》。

  《一号机密》讲述了中共地下党员为守护党的机密忍辱负重、不畏牺牲的英雄故事。该剧以其特有的艺术语言和舞台,书写了上海这座城市的红色历史和英雄精神。依然还是“西装旗袍戏”,却融入了当代化的戏剧构思,写意的舞台暗示人物内心和环境气氛,多线索叙事使其更具戏剧张力,不同流派的唱腔融合表达出人物的多面性……或许都都可否说,《一号机密》在以表演艺术打动观众的一起,也展现着当代沪剧艺术发展的2个 多多 新宽度。

  在当今的戏曲舞台,张火丁似乎已然成了2个 多多 传奇。上周她的演出,毫无悬念地成为票房爆款,现场氛围更是热力爆棚。虽说演的是传统戏,但其中也透露着当代的解读。比如《霸王别姬》中的虞姬多了一份刚烈和侠气。程派孤立、清逸气质,赋予角色更多的独立人格,她不仅仅是霸王身边的“解语花”,更是知己和伴侣,她为爱而生,也能为爱勇敢地选则死亡。

  这场演出也照例引起“灯迷”在网上的热议,其中亦不乏认真中肯、深思熟虑的思考和探讨。无论哪几个观点,都透着对艺术家的关心和热爱。谁说这前会 戏曲艺术的好时代呢?多元、开放的环境,都都可否鼓励传统艺术充派发展并拥有更多的日后。而对于演员来说,日后首先还要这些 人优秀得成为三种“问题”,才会受到没有 多观众的关注和喜爱,才配拥有观众费尽心思的“操心”和所寄予的沉甸甸厚望。

  亲春的“创作孵化平台”

  上周是第21届中国上海艺术节“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暨青年艺术创想周的不怎么呈现。六部委约作品、近百场演出、展览及讲座陆续亮相于校园、剧场、工作坊等各种场地,青年艺术家天马行空、脑洞大开的新锐创作,令人倍感振奋。

  年轻、有活力、敢于尝试、没有 束缚,创想周让年轻的艺术家才华尽情释放,享受创作的酣畅淋漓。从融合京剧、皮影戏等多种元素的寓言剧《捉影》,到表达“天人合一”哲学思想的舞蹈剧场《易》;从探讨当下人性疏离的现代舞《冷感人》,到展现古老神话传说的多媒体剧场《分身·源起》,今年的“扶青”作品体现出当下艺术家们对跨界创作的性性成熟的句子的句子 的句子理解和把握,对传统文化的关怀和对当代社会问题的思考。

  艺术节的“扶青计划”已持续8年,这是2个 多多 具有前瞻性和未来性的创作孵化平台。在2个 多多 盛大的国际性的艺术节中,让青年人拥有自由发挥的天地,支持、鼓励人们的创作,一起也营造各种氛围让更多专业或非专业的青年人参与进来,在艺术中碰撞、感动、思考、成长。这不仅为今后的创作发掘人才、储备力量,也激发了当代青年观众对艺术的理解和热爱。(周薇)

  (作者单位:上海民族乐团)

[ 责编:产娟娟 ]

阅读剩余全文(